• QQ空间
  • 点评
  • 收藏

奇!他出生便会说话,记得前世藏的地契、家人朋友名字……

戒杀护生 2020-09-16 10:43

周炳金老人(中)  绍云法师(右)


时 间:2003年3月14日

地 点:安徽省濉溪县

采访人:释绍云、释衍清


周炳金(自述):


我前世住灵壁县小东门近四里路的孙王庄,名叫王世璋,农民,妻蒋氏,二十二岁结婚后生育二子一女,长子名豆豆,次子名绿豆,女儿叫芝麻;四十二岁那年春天,犁地时忽感头痛头晕,在地埂上休息一会儿,倒在地上便死了。


但自己觉得未死,见村上很多人跑来看,自己妻儿也在哭,我很生气地说,你哭啥,我不在这里吗?


但他们不予理睬,我只好生气地走了,当时觉得天色很暗,如月夜一般,见到的树木房屋、池塘、坟墓、砖石等,皆同世间一样,走路时感觉两腿轻飘飘的,忽高忽低。


由于走远了口中感觉很渴,见一人担着水,我问他能不能给点喝,他也不给我喝,也不理,担着水走了,我真的好生气,但也不好骂人。


又走了一程,觉得很累,在一家新建的房子门口红色的大门台阶上坐下来休息,不知不觉睡着了,一觉醒来,见自己的手像鸡爪一样,屋内一切都不是原来家中的景象,心中很诧异。


见几个女人神色紧张地在找啥东西,后听一女人说,糟啦,剪刀放哪里了?她们到处乱找,我在床上一眼看见剪刀挂在床头的钉上,我即开口说,剪刀不在墙上吗?


几个女人一听我说话,吓得跑了,我爸爸听了即大声说,这是个怪物,将他打死埋掉,我的大娘胆子较大,听说生下即说话,赶至房间来看我;并用碗端了冷水来,喝了一口,向我脸上喷吐,说是驱邪的。


我哧了一惊,又开口说,不能再喷啦!再喷会把我眼睛喷瞎的,大娘用手向我的头一打,说,你再说话,就打死你!打得很重,我就不敢再说了。


过了几个小时,妈妈给我奶喝,我说我不喝奶,我要吃饭吃鸡蛋,妈妈说,你要吃几个鸡蛋,我说能吃十几个鸡蛋,妈妈笑了,我始终不感觉我是一个刚投胎出生的小儿,心想起来走路,但又不能动,用手摸摸自己牙齿也没有,想想只有哭,但心中对原来的家庭很想念。


因一说话就遭到呵责打骂,我也一直不敢说话,直至六岁时的一天,我爷爷(祖父)带我去镇上玩,路上问我:孩子,听说你生下来就会说话,怎么现在六岁了还不说话呢?


当时我哭了,便对爷爷说,我不敢说,怕爸爸他们打我。爷爷说:你现在可以说了,他们不会再打你了。


于是,我便把我前世在灵壁县孙王庄的一切说了,当时爷爷听后很感奇怪,觉得我在说鬼话,因为他不知道有投胎轮回之事。


不久,我大爹家盖新房时我去玩,见他大门砌错了,我看了便说,大爹你的大门砌错了,他反骂我说,小孩子你懂啥,你怎么知道错了?


我便指出大门今后不好开的情形,大爹听了觉得有理,说你弄弄看。我说我力气小拿不动砖,便指导他应该怎么砌法,果然砌好了。


大爹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说前世也砌过墙等等,他们听了都很诧异。七岁时开始读书,但我读不进,一年下来还是不行,以后我就再不读了。


九岁时,因我对原来家庭很想念,尤其惦记着我所藏的地契,因为我知道,前世在孙王庄是小姓户,姓孙的是大姓户,他们常常欺负我们,一旦没有地契,我原来家庭和他交连的地,可能要被他们占去,即多方打听去灵壁的路途。


因此,我在九岁那年的八月间,便瞒着今生父母,拿了一串铜钱一个人往灵壁县跑,当时赤着脚,两脚都走出了泡,因去灵壁还要隔一个县。


在过了宿县后,天已经黑了,路边有一户人家,见一大娘在家,我哭着向大娘哀求在她家寄宿一夜,她见我很可怜,即同意了,见我双脚走成了泡,还给我洗脚,用针将泡放了,并给我晚饭吃,一觉醒来我还要向灵壁县走。


大娘说你等一会有马车来,要我上车到灵壁去,当时车很少,一会车子来了,要了我六个铜钱即上车,到了灵壁,下午就到了我原来的家。


见我的妻子蒋氏在家里,我便大声喊她的名字,她瞪大眼睛问我:你这小孩是哪里的?怎么喊我?有啥事?我说:我是王世璋。


妻子骂我说:你这小孩子胡说,王世璋死了已九年了,怎么瞎说呢?我便说:是死了九年了,我是王世璋转世投胎来的。


蒋氏更感诧异,这时大儿子豆豆来了,我开口便喊他儿子,他说你是我儿子,并做出样子要打我。


恰好这时邻居一位老人来了,一见面我便喊出他的名字,并问他过去的一切,老人说:看这小孩子不是胡说,可能有来由,你们可以多方面去试试看。


儿子豆豆即说:我爹死时不知“地契”藏在哪儿了,你能说出来我们就相信。我即说,我就是为这事怕受姓孙的欺负才跑回来的,并说出“地契”藏在房门左边上下一尺八寸的砖墙中。


当时让他们去取,果真取出,蒋氏一见地契便放声大哭,一家人都哭起来,邻居越来越多,老的我个个认识,一一喊出他们的名字,小孩子我不认识。


我说:我死的时候在我家地埂上挖了一个小洞,将装有一块大洋钱的黄烟皮袋放在那里,你们当时忙于哭着收尸,可能没有顾及拿回;于是叫儿子豆豆去找,不一会儿果真找回一个大洋钱,装钱的黄烟皮袋已腐烂了。


此时家中人挤得满满的,大家一直说这小孩是真的王世璋转世,这时蒋氏老妻说:你这样的小孩我们在一起如何生活,我说我并不是来为了和你们一起生活,而是很想念你们,所以私自跑回来看看,家中和邻居都转忧为喜。


再说濉溪县的周姓家,几日不见小孩,不知哪里去了,一家人四处寻找,均未见着,最后祖父说,这小孩六岁刚开始说话时,对我说过他前世在灵壁县小东门几里路的孙王庄,叫王世璋,是否跑到那里去了。


父亲跑去一看果真在前世家里,蒋氏妻子劝我还是回去,人家养你九年了,将来还要替你另成家庭。


此次回去前后住了十天,就跟着父亲回来了,此后还去过两次,去年原来王姓的曾孙在南京大学读书还写信来要我去那里,我没有去,我在周姓家上有两个姐姐,两个哥哥,我是最小,他们都死了。


回到周家我仍是不肯读书,跟着家人干农活、放牛、拾粪至十六岁,后被日本人抓去干苦工,因看日本人糟蹋中国人极不满意,后来参加了游击队。


二十二岁娶邻村姑娘王重新为妻,一年后生了双胞胎一男一女,即长子周昭罗、长女玉珍,现已五十七岁了,二十七岁时王重新妻子生病死了,第二年又娶了他堂妹王重萍为妻,现已七十六岁了。


后来生有四子二女,次子名香罗,三子名见罗,四子名成罗,五子名吉罗,二女儿销儿,三女儿名玉兰,读书时因长得高大曾参加省足球队得过奖励。


全国解放前期参加淮海战役,结束后转为地方干部,曾任过蒙城县板桥区区长、队长、村长等职,后来过长江时因老母生病危险,回来看望,老母一直不让我离开家,因此就脱离难很多,因此未去,就在农村任一些基层的干部,直至年老才停止,后来一直在家信佛念佛。


由于我亲身经历转世投胎的现实,因此一生中从不敢做坏事,虽参加过游击队打仗,也未曾无故杀害一人及斗争打骂于人,并经常教育子女,遵纪守法,不能为非作歹,危害他人,处人处事应温和善良,做一个当今社会的好人。


附:笔者在访问时,周炳金老人年已八旬,身体异常健康,腰背为弯曲,耳聪目明,满口牙齿洁白整齐,未曾见有一颗脱落,自说在六十多岁时又重新长了四颗大牙,实属稀有,一米七几的身高走起路来稳健轻快,不用手杖,周围群众都称赞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善良好老人。

1

相关微文

文章点评
2020-09-24
法华探微(音频版)连载60从地涌出的菩萨
从地涌出品第十五释觉舟法师 读诵尔时他方国土诸来菩萨摩诃萨,过八恒河沙数,于大众中起立,合掌作礼而白佛言:「世尊!若听我等,于佛灭后,在此娑婆世界,勤加精进,护持、读诵、书写、供养是经典者,当于此土而广说之。」这时,从他方国土跟随.. <详情>
2020-09-24
亲身经历!“日行一善”到底有多神奇?
佛教讲究缘起,讲究因果;佛弟子们也信奉“诸恶莫作,众善奉行”。那么,“日行一善”种下的因,究竟会结出怎样的果?真的有这么神奇吗?今日选取茗山长老的珍.. <详情>
2020-09-24
面对“垃圾人”,修忍辱是不是一种纵容?
世间人由于不信轮回、不信因果,所以他们碰到事情就会迷,就会强分善恶,要是没有过去的恶因,又怎么会有今天的恶果呢?今天我们眼中的恶人,用轮回的眼光去看.. <详情>

月排行榜

好友
朋友圈
收藏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