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好友群
  • 点评
  • 收藏

卷五百一十一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第三分不思议等品第十六

尔时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大事故出现世间。为不可思议事故出现世间。为不可称量事故出现世间。为无数量事故出现世间。为无等等事故出现世间。佛告善现,如是如是,如汝所说,善现,云何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大事故出现世间。谓诸如来应正等觉。皆以拔济一切有情。无时暂舍而为大事。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此事故出现世间。善现,云何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不可思议事故出现世间。谓诸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性如来性自然觉性一切智性皆不可思议。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此事故出现世间。善现,云何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不可称量事故出现世间。谓诸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性如来性自然觉性一切智性。无有情类能称量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此事故出现世间。善现,云何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无数量事故出现世间。谓诸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性如来性自然觉性一切智性。无有如实知数量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此事故出现世间。善现,云何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无等等事故出现世间。谓诸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性如来性自然觉性一切智性。无与等者况有能过。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此事故出现世间。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为但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性如来性自然觉性一切智性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为更有馀法耶。佛告善现,非但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性如来性自然觉性一切智性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亦有馀法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谓色受想行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亦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如是等一切法亦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於一切法真实性中心及心所皆不可得。所以者何。色乃至识不可施设故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不可施设故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具寿善现即白佛言:复何因缘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皆不可施设故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佛告善现,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无自性故不可施设。由不可施设故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何因缘故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皆无自性。佛告善现,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思议称量数量平等不平等性不可得故。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何因缘故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思议称量数量平等不平等性皆不可得。佛告善现,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自性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自性空故。复次善现,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皆不可得故。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具寿善现即白佛言:复何因缘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皆不可得故。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佛告善现,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皆无限量故不可得。不可得故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具寿善现即白佛言:复何因缘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皆无限量故不可得。佛告善现,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皆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故无限量无限量。故皆不可得。复次善现,於意云何。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中。色乃至识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为可得不。善现答言:不也世尊,佛告善现,如是如是,由此因缘一切法皆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善现当知。以一切法皆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故。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法如来法自然觉法一切智法亦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善现当知。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法如来法自然觉法一切智法皆不可思议思议灭故。不可称量称量灭故。无数量数量灭故。无等等等等灭故。由此因缘一切法亦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善现当知。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法如来法自然觉法一切智法皆不可思议过思议故。不可称量过称量故。无数量过数量故。无等等过等等故。由此因缘一切法亦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善现当知。不可思议者但有不可思议增语。不可称量者但有不可称量增语。无数量者但有无数量增语。无等等者但有无等等增语由此因缘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法如来法自然觉法一切智法皆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善现当知。不可思议者,如虚空不可思议故。广说乃至无等等者,如虚空无等等故。由此因缘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法如来法自然觉法一切智法皆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善现当知。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法如来法自然觉法一切智法声闻独觉世间天人阿素洛等。皆悉不能思议称量数量等等。由此因缘故说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法如来法自然觉法一切智法皆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佛说如是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数量无等等品时。众中有五百刍。不受诸漏心得解脱。复有二千刍尼。亦不受诸漏心得解脱。复有六万邬波索迦。於诸法中远尘离垢生净法眼。复有三万邬波斯迦。亦於诸法中远尘离垢生净法眼。复有二十菩萨摩诃萨。得无生法忍。於贤劫中受记作佛。

△第三分譬喻品第十七

尔时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世尊,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大事故出现世间。为不可思议事故出现世间。为不可称量事故出现世间。为无数量事故出现世间。为无等等事故出现世间。佛告善现,如是如是,所以者何。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能成办六波罗蜜多。能成办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能成办真如乃至不思议界。能成办苦集灭道圣谛。能成办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能成办四念住乃至八圣道支。能成办八解脱八胜处九次第定十遍处。能成办空无相无愿解脱门。能成办净观地乃至如来地。能成办极喜地乃至法雲地。能成办一切陀罗尼门三摩地门。能成办五眼六神通。能成办如来十力乃至十八佛不共法。能成办大慈大悲大喜大舍。能成办三十二相八十随好。能成办无忘失法恒住舍性。能成办预流果乃至独觉菩提。能成办一切菩萨摩诃萨行诸佛无上正等菩提。能成办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善现当知。如刹帝利灌顶大王。威德自在降伏一切。以诸国事付嘱大臣。端拱无为安隐快乐。如来亦尔。为大法王。威德自在降伏一切。以声闻法。若独觉法。若菩萨法。若如来法。悉皆付嘱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以深般若波罗蜜多。普能成办一切事业。是故善现,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大事故出现世间。广说乃至为无等等事故出现世间。所以者何。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於色无取无执故。出现世间能成办事。於受想行识无取无执故。出现世间能成办事。广说乃至於一切智无取无执故。出现世间能成办事。於道相智一切相智无取无执故。出现世间能成办事。於预流果无取无执故。出现世间能成办事。乃至於佛无上正等菩提无取无执故。出现世间能成办事。具寿善现,即白佛言:云何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於色乃至於佛无上正等菩提皆无取无执故。出现世间能成办事。佛告善现,於意云何。汝颇见色乃至颇见诸佛无上正等菩提可取可执不。善现答言:不也世尊,不也善逝。佛告善现,善哉善哉!我亦不见色乃至不见诸佛无上正等菩提可取可执。由不见故不龋由不取故不执。由是因缘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於色乃至於佛无上正等菩提无取无执。善现当知。我亦不见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性如来性自然觉性一切智性可取可执。由不见故不龋由不取故不执。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亦复如是,都不见有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性如来性自然觉性一切智性可执可龋由此因缘无执无龋是故善现,诸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不应於色受想行识。广说乃至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有佛性如来性自然觉性一切智性若取若执。尔时欲界色界天子俱白佛言: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最为甚深难见难觉。不可寻思超寻思境。寂静微妙审谛沈密极聪慧者乃能了知。若诸有情能深信解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当知彼曾供养过去多百千佛。於诸佛所发弘誓愿。多种善根多事善友。已为无量善友摄受。乃能信解如是般若波罗蜜多。若有得闻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深生信解。当知彼类是大菩萨定得无上正等菩提。假使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一切皆成随信行随法行第八预流一来不还阿罗汉独觉。彼所成就若智若断。不如有人一日於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忍乐思惟称量观察。是人於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所成就忍。胜彼智断无量无边。所以者何。随信行等若智若断。皆是已得无生法忍诸菩萨摩诃萨忍少分故。尔时佛告诸天子言:善哉善哉!如汝所说,天子当知。若善男子善女人等。能於般若波罗蜜多暂时听闻。闻已信解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演说。是善男子善女人等。速出生死疾证涅槃。胜求声闻独觉乘者,远离般若波罗蜜多。学馀经典若经一劫若一劫馀。所以者何。於此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中。广说一切微妙胜法。诸随信行随法行等。皆应於此精勤修学。随所愿求皆速究竟所作事业。一切如来应正等觉。皆依此学已正当证无上菩提。时诸天子俱发声言:如是般若波罗蜜多是大波罗蜜多。是不可思议波罗蜜多。是不可称量波罗蜜多。是无数量波罗蜜多。是无等等波罗蜜多。诸随信行乃至独觉。皆於此中精勤修学速证涅槃。一切菩萨摩诃萨众。皆於此中精勤修学。速证无上正等菩提。虽诸声闻独觉菩萨。皆依此学各至究竟。而深般若波罗蜜多无增无减。时诸天子说是语已,欢喜踊跃顶礼佛足。右绕三匝辞佛还宫。去会未远俱时不现。随所属界各住本宫。

尔时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闻说般若波罗蜜多深生信解。从何处没来生此间。佛告善现,若菩萨摩诃萨闻说般若波罗蜜多深生信解。不沈不没不迷不闷。无惑无疑无取无执。欢喜听受恭敬供养。常随法师请问义趣。若行若立若坐若卧无时暂舍。如新生犊不离其母。乃至未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所有义趣究竟通利能为他说。终不远离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甚深经典及说法师。善现当知。是菩萨摩诃萨从人中没来生此间。所以者何。是菩萨摩诃萨先世已闻甚深般若波罗蜜多。闻已受持读诵修习。思惟演说书写庄严供养恭敬尊重赞叹。由此善根离八无暇。从人趣没还生人中。暂闻此经深生信解。具寿善现复白佛言:颇有菩萨摩诃萨成就如是殊胜功德。供养承事他方佛已,从彼处没来生此间。闻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深生信解。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演说供养恭敬无懈惓不。佛告善现,有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如是殊胜功德。供养承事他方佛已,从彼处没来生此间。闻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深生信解。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演说。供养恭敬无懈惓心。所以者何。是菩萨摩诃萨先从他方无量佛所。闻说般若波罗蜜多深生信解。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演说。供养恭敬无懈惓心。乘是善根从彼处没来生此间。闻说此经深生信解。复次善现,有菩萨摩诃萨从睹史多天众同分没来生人中。彼亦成就如是功德。所以者何。是菩萨摩诃萨先世已於睹史多天慈氏菩萨摩诃萨所。请问般若波罗蜜多甚深义趣。乘是善根从彼处没来生人中。闻说般若波罗蜜多深生信解。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演说。供养恭敬无懈倦心。复次善现,有住大乘善男子等。虽於前世得闻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或闻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或闻真如乃至不思议界。或闻苦集灭道圣谛。或闻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或闻四念住乃至八圣道支。或闻八解脱八胜处九次第定十遍处。或闻空无相无愿解脱门。或闻净观地乃至如来地。或闻极喜地乃至法雲地。或闻一切陀罗尼门三摩地门。或闻五眼六神通。或闻如来十力乃至十八佛不共法。或闻大慈大悲大喜大舍。或闻三十二相八十随好。或闻无忘失法恒住舍性。或闻一切菩萨摩诃萨行诸佛无上正等菩提。或闻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而不请问甚深义趣。今生人中闻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其心迷闷犹豫怯弱。或生异解难可开悟。复次善现,有住大乘善男子等。虽於前世得闻般若波罗蜜多。亦曾请问甚深义趣。或经一日乃至十日。而不如说精进修行。今生人中闻说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设经一日乃至十日其心坚固无能坏者,若离所闻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寻便退失心生犹豫。所以者何。此住大乘善男子等。由於前世得闻般若波罗蜜多。虽亦请问甚深义趣。而不如说精进修行故。於今生若遇善友殷勤劝励。便乐听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若无善友殷勤劝励。便於此经不乐听受。彼於般若波罗蜜多。或时乐闻或时不乐。或时坚固或时退失。其心轻动进退非恒。如堵罗绵随风飘转。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发趣大乘经时未久。未多亲近真善知识。未多供养诸佛世尊,未曾受持读诵书写思惟演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未曾精勤修学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新趣大乘於大乘法。成就少分信敬爱乐。未能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为他演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复次善现,安住大乘善男子等。若不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为他演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若不能以甚深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摄受有情。是住大乘善男子等。不为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之所守护。是住大乘善男子等。不能随顺修行般若乃至布施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由此因缘堕声闻地或独觉地。所以者何。此住大乘善男子等。於深般若波罗蜜多。不能书写受持读诵修习思惟为他演说。亦不能以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摄受有情。不能随顺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不为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之所守护。由此因缘堕声闻地或独觉地。善现当知。如汎大海所乘船破。其中诸人若不取木器物浮囊板片死尸为依附者,定知溺死不至彼岸。若能取木器物浮囊板片死尸为所依附。当知是类终不没死。得至安隐大海彼岸。无损无害受诸快乐。如是善现,安住大乘善男子等。虽於大乘成就少分信敬爱乐。若不书写受持读诵思惟修习为他演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相应经典为所依附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中道衰败不证无上正等菩提。退入声闻或独觉地。若住大乘善男子等。有於大乘成就圆满信敬爱乐。复能书写受持读诵思惟修习为他演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相应经典为所依附。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终不中道退入声闻或独觉地。定证无上正等菩提。复次善现,如人欲度险恶旷野。若不摄受资粮器具。则不能至安乐国土。於其中道遭苦失命。如是善现,安住大乘善男子等。设於无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净心。有胜意乐。有欲有胜解。有舍有精进。若不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中道衰败不证无上正等菩提。退入声闻或独觉地。善现当知。如人欲度险恶旷野。若能摄受资粮器具。决定能至安乐国土。终不中道遭苦失命。如是善现,若住大乘善男子等。已於无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净心。有胜意乐。有欲有胜解。有舍有精进。复能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终不中道衰耗退败。超声闻地及独觉地。成就有情严净佛土。速证无上正等菩提。复次善现,如有男子或诸女人。执持坏瓶诣河取水。若池若井若泉若渠。当知此瓶不久烂坏。何以故?是瓶未熟不堪盛水终归地故。如是善现,有住大乘善男子等。设於无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净心。有胜意乐。有欲有胜解。有舍有精进。若不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广说乃至一切相智。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中道衰败不证无上正等菩提。退入声闻或独觉地。善现当知。如有男子或诸女人。持烧熟瓶诣河取水。若池若井若泉若渠。当知此瓶终不烂坏。何以故?是瓶善熟堪任盛水极坚牢故。如是善现,有住大乘善男子等。若於无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净心。有胜意乐。有欲有胜解。有舍有精进。复能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广说乃至一切相智。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常为诸佛及诸菩萨摄受护念。终不中道衰耗退败。超诸声闻及独觉地。成熟有情严净佛土。速证无上正等菩提。复次善现,如有商人无善巧智。船在海岸未固修营。即持财物安置其上。牵入水中速便进发。当知是船中道坏没。人船财物各散异处。如是商人无善巧智。丧失身命及大财宝。如是善现,有住大乘善男子等。设於无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净心。有胜意乐。有欲有胜解。有舍有精进。若不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广说乃至一切相智。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中道衰败丧失身命及大财宝。丧身命者谓堕声闻或独觉地。失财宝者谓失无上正等菩提。善现当知。如有商人有善巧智。先在海岸固修舡已,方牵入水知无穿穴。後持财物置上而去。当知是船必不坏没。人物安隐达所至处。如是善现,有住大乘善男子等。若於无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净心。有胜意乐。有欲有胜解。有舍有精进。复能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广说乃至一切相智。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常为诸佛及诸菩萨摄受护念。终不中道衰耗退败。超诸声闻独觉等地。成熟有情严净佛土。速证无上正等菩提。复次善现,譬如有人年百二十老耄衰朽。又加众玻所谓风病热病痰病或三杂病於意云何是老病人颇从床座能自起不。善现答言:不也世尊,佛告善现,是人设有扶令起立亦无力行一俱卢舍二俱卢舍三俱卢舍。所以者何。极老病故。如是善现,有住大乘善男子等。设於无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净心。有胜意乐。有欲有胜解。有舍有精进。若不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广说乃至一切相智。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中道衰败不证无上正等菩提。退入声闻或独觉地。何以故?以不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广说乃至一切相智。诸佛菩萨不护念故。善现当知。譬如有人年百二十老耄衰朽。又加众玻谓风热痰或三杂玻是老病人欲从床座起往他处而自不能。有二健人各扶一腋。徐策令起而告之言:勿有所难随意欲往我等两人终不相弃。必达所趣安隐无损。如是善现,有住大乘善男子等。若於无上正等菩提。有信有忍。有清净心。有胜意乐。有欲有胜解。有舍有精进。复能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广说乃至一切相智。当知如是安住大乘善男子等。终不中道衰耗退败。超诸声闻独觉等地。成熟有情严净佛土。速证无上正等菩提。何以故?以能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广说乃至一切相智。诸佛菩萨共护念故。

尔时善现便白佛言:云何大乘善男子等。由不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广说乃至一切相智。退堕声闻或独觉地。不证无上正等菩提。佛告善现,善哉善哉!能问如来如是要义。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有住大乘善男子等。从初发心执我我所。修行布施乃至般若波罗蜜多。此住大乘善男子等。修布施时作如是念。我能行施我施此物彼受我施。修净戒时作如是念。我能持戒我持此戒我具是戒。修安忍时作如是念。我能修忍。我於彼忍我具是忍。修精进时作如是念。我能精进我为此精进我具是精进。修静虑时作如是念。我能修定我为此修定我具是定。修般若时作如是念。我能修慧我为此修慧我具是慧。复次善现,此住大乘善男子等。修布施时执有此布施。执由是布施执布施为我所。修净戒时执有此净戒。执由是净戒执净戒为我所。修安忍时执有此安忍。执由是安忍执安忍为我所。修精进时执有此精进。执由是精进执精进为我所。修静虑时执有此静虑。执由是静虑执静虑为我所。修般若时执有此般若。执由是般若执般若为我所。此住大乘善男子等。我我所执恒随逐故。所修布施乃至般若波罗蜜多。增长生死不能解脱生等众苦。所以者何。以布施等六波罗蜜多中。无此分别可起是执。何以故?远离此彼岸是布施等六波罗蜜多相故。善现当知。此住大乘善男子等。不知此岸彼岸相故。不能摄受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由是因缘此住大乘善男子等。退堕声闻或独觉地。不证无上正等菩提。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云何大乘善男子等。无方便善巧故。虽行六种波罗蜜多。而堕声闻或独觉地。不证无上正等菩提。佛告善现,有住大乘善男子等。从初发心无方便善巧故。修布施时作如是念。我能行施我具布施此是布施。修净戒时作如是念。我能持戒我具净戒此是净戒修安忍时作如是念。我能修忍我具安忍此是安忍。修精进时作如是念。我能精进我具精进此是精进。修静虑时作如是念。我能修定我具静虑此是静虑。修般若时作如是念。我能修慧。我具般若此是般若。复次善现,此住大乘善男子等。修布施时执有此布施。执由是布施执布施为我所而生憍逸。修净戒时执有此净戒执由是净戒。执净戒为我所而生憍逸。修安忍时执有此安忍。执由是安忍执安忍为我所而生憍逸。修精进时执有此精进。执由是精进执精进为我所而生憍逸。修静虑时执有此静虑。执由是静虑执静虑为我所而生憍逸。修般若时执有此般若。执由是般若执般若为我所而生憍逸。此住大乘善男子等。我我所执恒随逐故。所修布施乃至般若波罗蜜多。增长生死不能解脱生等众苦。所以者何。以布施等六波罗蜜多中。无如是分别亦不如彼所分别。何以故?非至此彼岸是布施等六波罗蜜多相故。善现当知。此住大乘善男子等。不知此岸彼岸相故。不能摄受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由是因缘此住大乘善男子等。退堕声闻或独觉地。不证无上正等菩提。如是善现,安住大乘善男子等。由不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及馀功德。亦不摄受方便善巧。虽行六种波罗蜜多。而堕声闻或独觉地。不证无上正等菩提。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云何大乘善男子等。由能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广说乃至一切相智。不堕声闻及独觉地。速证无上正等菩提。佛告善现,有住大乘善男子等。从初发心离我我所执。修行布施乃至般若波罗蜜多。此住大乘善男子等。修布施时不作是念。我能行施我施此物彼受我施。修净戒时不作是念。我能持戒我持此戒我具是戒。修安忍时不作是念。我能修忍我於彼忍我具是忍。修精进时不作是念。我能精进我为此精进我具是精进。修静虑时不作是念。我能修定我为此修定我具是定。修般若时不作是念。我能修慧我为此修慧我具是慧。复次善现,此住大乘善男子等。修布施时不执有此布施。不执由是布施。不执布施为我所。修净戒时不执有此净戒。不执由是净戒。不执净戒为我所。修安忍时不执有此安忍。不执由是安忍。不执安忍为我所。修精进时不执有此精进。不执由是精进。不执精进为我所。修静虑时不执有此静虑。不执由是静虑。不执静虑为我所。修般若时不执有此般若。不执由是般若。不执般若为我所。此住大乘善男子等。我我所执不随逐故。所修布施乃至般若波罗蜜多。损减生死速能解脱生等众苦。所以者何。以布施等六波罗蜜多中。无此分别可起是执。何以故?远离此彼岸是布施等六波罗蜜多相故。善现当知。此住大乘善男子等。善知此岸彼岸相故。便能摄受布施等六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由是因缘此住大乘善男子等。不堕声闻及独觉地。速证无上正等菩提。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云何大乘善男子等。有方便善巧故修行六种波罗蜜多。不堕声闻及独觉地。疾证无上正等菩提。佛告善现,有住大乘善男子等。从初发心有方便善巧故。修布施时不作是念。我能行施我具布施此是布施。修净戒时不作是念。我能持戒我具净戒此是净戒。修安忍时不作是念。我能修忍我具安忍此是安忍。修精进时不作是念。我能精进我具精进此是精进。修静虑时不作是念。我能修定我具静虑此是静虑。修般若时不作是念。我能修慧我具般若此是般若。复次善现,此住大乘善男子等。修布施时不执有此布施。不执由是布施。不执布施为我所不生憍逸。修净戒时不执有此净戒。不执由是净戒。不执净戒为我所不生憍逸。修安忍时不执有此安忍。不执由是安忍。不执安忍为我所不生憍逸。修精进时不执有此精进。不执由是精进。不执精进为我所不生憍逸。修静虑时不执有此静虑。不执由是静虑。不执静虑为我所不生憍逸。修般若时不执有此般若。不执由是般若。不执般若为我所不生憍逸。此住大乘善男子等。我我所执不随逐故。所修布施乃至般若波罗蜜多。损减生死速能解脱生等众苦。所以者何。以布施等六波罗蜜多中。无如是分别亦不如彼所分别。何以故?非至此彼岸是布施等六波罗蜜多相故。善现当知。此住大乘善男子等。善知此岸彼岸相故。便能摄受布施等六波罗蜜多广说乃至一切相智。由是因缘此住大乘善男子等。不堕声闻及独觉地。速证无上正等菩提。如是善现,安住大乘善男子等。以能摄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及馀功德亦能摄受。方便善巧修行六种波罗蜜多。不堕声闻及独觉地。速证无上正等菩提。

2
文章点评
2022-05-18
卷一
△初分缘起品第一之一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住王舍城鹫峰山顶。与大刍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得真自在心善解脱慧善解脱。如调慧马亦如大龙。已作所作已办所办。弃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知解脱。至心自在第一究竟。除阿.. <详情>
2022-05-18
卷二
△初分缘起品第一之二尔时北方尽克伽沙等世界。最後世界名曰最胜。佛号胜帝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丈夫调御士天人师佛薄伽梵。时现在彼。安隐住持。为诸菩萨摩诃萨众说大般若波罗蜜多。彼有菩萨名曰胜授。见此大光大地变动及佛身相。心.. <详情>
2022-05-18
卷三
△初分学观品第二之一尔时世尊知诸世界。若天魔梵。若诸沙门。若婆罗门。若揵达缚。若阿素洛。若诸龙神。若诸菩萨摩诃萨众。住最後身绍尊位者,若馀一切於法有缘人非人等。皆来集会。便告具寿舍利子言:若菩萨摩诃萨欲於一切法等觉一切相。当学般若.. <详情>
2022-05-18
卷四
△初分学观品第二之二佛告舍利子,若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已能成办如是功德。尔时三千大千世界四大天王。皆大欢喜咸作是念。我等今者应以四钵奉此菩萨。如昔天王奉先佛钵。是时三千大千世界。三十三天。夜摩天。睹史多天。乐变化天。他化自.. <详情>
2022-05-18
卷五
△初分相应品第三之二复次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见色若相应若不相应。不见受想行识若相应若不相应。不见眼处若相应若不相应。不见耳鼻舌身意处若相应若不相应。不见色处若相应。若不相应不见声香味触法处若相应若不相应。不见眼.. <详情>

文章 600

获赞 10274

访问量 1079752

相关章节

简介

(梵文Mahā-prajňāpāramitāsūtra) “般若波罗蜜多”(Prajňāpāramitā),意为“通过智慧到彼岸”。略称《大般若经》、《般若经》。佛经名。为佛教般若类经典的汇编。唐玄奘从显庆五年(660年)到龙朔三年(663年)译。六百卷。《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十:“法师于西域得三本,到此翻译之日,文有疑错,即校三本以定之,殷勤省覆,方乃著文。”认为世俗认识及其面对的一切对象,均属“因缘和合”,假而不实,唯有通过“般若”对世俗认识的否定,才能把握佛教“真理”,达到觉悟解脱。为大乘佛教的基础理论。共分四处(按所传佛陀说法处所王舍城的鹫峰山、给孤独园、他化自在天王宫、王舍城竹林精舍分类,相当四集)、十六会(相当于编)、二百七十五分(相当于章)。其中第一、三、五、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会,合四百八十一卷,是玄奘新译;其他各会属重译,例如:  第二会(卷四百零一至四百七十八)与西晋无罗叉和竺叔兰译《放光般若经》、竺法护译《光赞般若经》、后秦鸠摩罗什译《摩诃般若经》是同本异译;第四会(卷五百三十八至五百五十五)与东汉末支娄迦谶译《道行般若经》(即《般若道行品经》)、三国吴支谦译《大明度无极经》、鸠摩罗什译《小品般若经》是同本异译;第九会(卷五百七十七)与鸠摩罗什译《金刚般若经》、北魏菩提流支译《金刚般若经》等是同本异译。
账号: